4pxapp > 文化 > 星島詩苑 > 正文

李逵不會邂逅林黛玉的愛情

核心提示: 梧桐山上 我想,找到一株梧桐樹 那隻傷心的鳳凰 已經走投無路 不能讓火點燃 綠水青山,才是好山

新書《一個人的詩經》

QQ圖片20200921144827

吳再:一個“百科全書式”詩人 | 璀璨星座

作為中國最前沿的現代派詩人之一,也是當代最具獨創性的詩人,吳再(吳三讓)的名字從不出現在詩歌雜誌的目錄上,也很少被拿來與他的同代人比較,熱熱鬧鬧的詩壇,冷冷清清的吳再,構成了他與現實社會的鮮明反差。

但有趣的是,幾乎每位認識他的文藝人士——哪怕他們彼此之間毫無共同之處——都對其稱讚有加。著名書法家、哲理漫畫家王憲榮稱吳再是一個奇才,也是名符其實的大才子。著名學者、書法家魏達志稱吳再的詩歌將理論思維與形象思維完美結合起來。香港資深傳媒人郭靈説,堅持每天分享吳再的詩,因為喜歡。

有學者認為,吳再之所以不如他的同行有名,部分原因是他的作品在寫作和閲讀上都有不小的難度。事實上,吳再是最早通過語言和視覺設計來構思詩歌的人之一,也是第一個將現代漢語新詩變成當代漢語格律新詩的中國詩人。僅憑藉已經出版的兩部作品《一個人的詩經》(2019)和《脱掉時間的囚衣》(2015),已有不少同行發現吳再在形式上的獨創性,特別是他獨創的吳再體24行詩(每首一律24行,一律210字),令人刮目相看。

另一方面,吳再作品的複雜性也讓評論家們既大開眼界,又難以給出評判。他筆下的主題涉及新聞、歷史、生物、宇宙、科學、藝術、哲學、流行文化、婚姻愛情等,在一般詩人難以企及的領域——諸如中國複雜的二十四史等——他都能隨手拈來,並將龐雜的知識組織在一起。在一定程度上,這得益於他長年擔任新聞機構總編輯的履歷,以及格外豐富的業餘愛好與剞劂坎生的個人經歷。他常常不假思索地將不同類型的詞語進行創造性的組合,有時還會直接引用網絡新詞、電梯廣告、網紅新歌,或偶然聽到的街談巷議。有人還説,每讀一首吳再的詩,都要備好一部漢語詞典,否則,就會卡殼。

吳再詩歌“蒙太奇藝術”的可貴在於,它在出人意料的同時保持了一種“堪忍的博愛”。正如北京資深媒體人文殊童給出的評價:“他的文字簡明又深刻、澄澈又清香、唯美又纏綿、幽懷又犀利;循循語語、句句楚楚、字字璣璣,無不反映着吳再豐沛的文人氣質……”吳再本人也常常將詩人和哲學家、科學家乃至政治家、史學家進行類比。在他看來,詩人和學者的工作是類似的,“兩者的優點之一都是對自己提出嚴格的要求,都對線索細心觀察,都必須縮小選擇範圍,都必須力求精準,乃至挖掘凡人不易發現的非常之美。”

精準、理性、唯美、柔情、機智、幽默,以及百科全書般的洞見,都是吳再令人着迷的地方。日前,吳再透露,他的24行詩寫作已經突破3300首了,但是,至於什麼時候“暫停”,他笑而不答……

——李思蓉(深圳作家,詩人)    

QQ圖片20200921144829

詩人吳再

 

李逵不會邂逅林黛玉的愛情

 

梧桐山上

我想,找到一株梧桐樹

那隻傷心的鳳凰

已經走投無路

不能讓火點燃

綠水青山,才是好山

 

東山寺裏

我想,遇到一個斷舍離的人

告訴她,東山再起

不需要繁文縟節

只要放低自己,跪下

大地就近了

 

大道不孤,大愛無疆

我們都是同園之花,同樹之葉

回想往日之事

真如夢中……

嘯聚山林,只是小説噱頭

李逵不會邂逅林黛玉的愛情

 

梧桐山下

樓盤一個接着一個

鳳凰,只在黃昏的雲中,霞中

不要苛求眾生

誰不是向死而生——要掃除

一切害人蟲,不能光靠“殺”

 

(詩/吳再)

 

QQ圖片20200921144946_副本

QQ圖片20200921144948_副本

攝影:吳再


微信圖片_202008060751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