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pxapp > 文化 > 星島詩苑 > 正文

爨寶子在一塊石碑上獨坐

核心提示: 非楷非隸,亦楷亦隸 這又怎麼樣嗎 這就是爨寶子碑 這就是爨寶子的心跡 這就是書家與蠻家的握手言和 好玩,就行

QQ圖片20201011152449_副本

爨寶子在一塊石碑上獨坐

 

非楷非隸,亦楷亦隸

這又怎麼樣嗎

這就是爨寶子碑

這就是爨寶子的心跡

這就是書家與蠻家的握手言和

好玩,就行

 

古拙、肅穆、天真

彷彿混沌初開

又帶有幾分滑稽和幽默

頗像一個老頑童

骨老血濃,童心未眠

耐看,就行

 

幹嘛要像你

幹嘛要像他

慕容復模仿了一輩子,燕國

還是遙遠的夢——嗚嗚

不如阿碧——有了一個阿碧

我也願意成為隱者,隱於詩

 

隱於爨寶子的金石味與書卷氣

隱於子陵灘,隱於羅浮山

非詩非詞,亦詩亦詞

這又怎麼樣嗎

風一吹,月圓了

風一吹,月缺了

 

(詩/吳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