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pxapp > 文化 > 星島詩苑 > 正文

一罈老酒,在風中打坐

核心提示: 吳再的詩,生動地詮釋了何為與生命同構的寫作。和生命有關的一切,都可以入詩,詩不僅是技藝和修辭,更重要的是通過語言創造一個可以感知的生命現場——人與萬物如何活着,又如何相處。如何用最純樸的語言,説出生命的真諦,一直是吳再在探索的寫作方式,從他的新作《一個人的詩經》中可以看出,為了澄明一種對世界的認識和想象,他的寫作已更加自由和無羈,看到的,讀到的,想到的,天、地、人、神,都匯聚於一爐,沒有什麼可以約束他,寫作已天馬行空,寫什麼都是在立言、立心。這真是妙不可言啊,萬物皆備於我,物即事,我即身,“反身而誠,樂莫

吳再的詩,生動地詮釋了何為與生命同構的寫作。和生命有關的一切,都可以入詩,詩不僅是技藝和修辭,更重要的是通過語言創造一個可以感知的生命現場——人與萬物如何活着,又如何相處。如何用最純樸的語言,説出生命的真諦,一直是吳再在探索的寫作方式,從他的新作《一個人的詩經》中可以看出,為了澄明一種對世界的認識和想象,他的寫作已更加自由和無羈,看到的,讀到的,想到的,天、地、人、神,都匯聚於一爐,沒有什麼可以約束他,寫作已天馬行空,寫什麼都是在立言、立心。這真是妙不可言啊,萬物皆備於我,物即事,我即身,“反身而誠,樂莫大焉”。以前我們覺得寫詩是一件多麼神聖多麼艱苦的事情,讀吳再的詩會覺得,日常而無羈的自由表達,就是詩,就是語言的聖所,只是,達至這一寫作的境地,更像是一個詩人對語言的徹悟。這是歷經語言和生活的雙重磨難,才能享受到的寫作恩惠吧。

六神有主(河南鞏義)——2020年10月15日

一罈老酒,在風中打坐

 

我愛秋風

——首先,我要聲明

我瞭解秋風

它不像秋雨那麼黏人

也不像秋雷那樣攆人

涼爽,豁達

 

這是秋風的風度

風是懸浮之君

是季節的手——摘掉紅葉

摘掉碩果

一會兒,駐蹕于山巒

一會兒,駐蹕於湖面

 

像夙夜在公的人

等無花果發芽,麥子返青

秋風才會班師回朝

而我始終不能明瞭

在秋霜與冬雪之間的那段歲月

秋風收藏了誰的白髮與霸王爵

 

秋色,越來越濃

飛雪,越來越急

我目送了一隻誤入葦草的斑鳩

而我,依舊在曠野彷徨

五行遁術並非人人熟稔

一罈老酒,在風中打坐

 

 

(詩/吳再)

微信圖片_20201015113240

攝影/張希墨